聚富开户 虚假宣传,屡教不改:这家公司还有没有德?

2020-01-11 16:39:06

聚富开户 虚假宣传,屡教不改:这家公司还有没有德?

聚富开户,文章来源:财经锐眼

导读:曾几何时,标榜“学习是一种信仰”的尚德机构已经失去信仰,教育成为公司牟利的手段而已。

虚假宣传、欺骗学员的结果是口碑下滑、处罚不断,随之而来的股价暴跌、市值缩水,则让尚德机构彻底跌落神坛。

近日,尚德机构(stg)股价再创新低,最低跌至1.95美元,相较发行价11.5美元,缩水超八成,目前公司总市值还不到4亿美元。

去年3月23日,尚德赴美上市,被外界誉为“成人教育第一股”。但是,尚德上市首日即破发,从此踏上了漫漫阴跌路,成交量也少得可怜。

至于尚德股价为何跌跌不休,说到底还是因为业绩不振,难以获得投资者的认可。

今年3月,尚德发布2018年财报,公司净收入19.7亿元,同比大涨103.5%。与此同时,新生入学人数达到52.6万人,同比增长35.6%。

单看这份成绩单,净收入翻倍,新生增长超过三分之一,尚德表现相当亮眼。但是,回到现实中,尚德目前仍然亏损,净亏损达9.3亿元,同比增长0.9%。

实际上,亏损是尚德的常态,2016年至2018年,尚德净亏损分别为2.5亿元、9.2亿元、9.3亿元,3年间亏损超20亿元。

而新生增长是以高昂的销售费用为代价的,2016年至2018年,尚德的销售费用分别为5亿元、13.5亿元、21.5亿元,比同期净利润还要多。

新生增加的同时,尚德的口碑却遭遇“滑铁卢”。尚德为了拉新不择手段,虚假宣传、欺骗学员是惯用伎俩,而退费难、投诉高更是屡见不鲜。

早年间,为吸引学员报名,尚德谎称报名即将截止,进高校必须有机构推荐,还谎称自己与多家高校有合作关系,可以替学员提前铺路,目的就是忽悠学员报名。

尚德打着众多知名高校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,高校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越来越多的高校不得不公开发表声明,撇清与尚德之间的关系。

近年来,尚德学费连年攀升,当学员经济能力不足以支付学费时,尚德的销售人员会建议学员办理贷款,倘若学员不满足办理条件,尚德还会替学员伪造身份信息,使贷款申请得以通过。

很多学员根本来不及搞清楚状态,就在尚德工作人员的催促下,稀里糊涂地办了贷款,完全被“套路”了。

而学员一旦入坑,基本就没有回头路了,报名前销售人员承诺的24小时内可申请退款只是一张空头支票,而即便申请了退款,贷款也要照样还,不然影响的就是学员的个人征信。

今年4月,央视财经曝光了尚德设立霸王条款、巧立名目收取费用、使用虚假身份为学员办理贷款分期等问题,尚德因此登上微博热搜。

在21cn聚投诉平台上,2018年全年共受理教育培训行业的有效投诉4748件,其中关于尚德的投诉有2442件,是其他10家机构之和的近2倍,稳居教育培训行业黑心榜第一位。

一旦提及尚德退费难的问题,网友们那叫一个怨声载道,甚至把尚德机构改名为“丧德机构”。

经央视财经曝光,与尚德合作的贷款平台名叫咖啡易融,二者之间关系密切。

咖啡易融的运营方为北京咖啡易融科技有限公司,其法人代表是尚德首席运营官吕凯。尚德创始人欧蓬持股16.02%,是第三大股东。尚德首席执行官刘通博持股6.07%,是第五大股东。

尚德一边向学员伸出援手帮助办理贷款,一边把其他学员的学费拿出来放贷,左手的钱倒到右手,倒来倒去还是自己的钱,被坑的只是学员。

尚德虚假宣传、套路贷等问题引发监管注意,今年5月,尚德因涉嫌虚假广告,被北京市石景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近28万元。

而早在去年7月,尚德就因涉嫌虚假宣传、欺骗学员,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罚款90万元。

去年10月,尚德还因未按规定办理住所变更登记,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罚款1万元。

过去两年,尚德已被行政处罚五次。面对监管重拳,尚德也承认自身存在虚假宣传行为,并承诺改正,至于结果如何,相信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。

尚德成立于2003年,做了7年的线下培训。2010年,尚德推出第一代互联网产品“嗨学网”。2013年,尚德孵化出第二代互联网产品“对啊网”。

2014年,尚德砍掉所有的线下课程,全面转型在线教育。如今的尚德机构,已是一个100%纯线上模式的教育机构。

近年来,ai热风刮起,各行各业的钱都在追着ai跑,教育行业也是如此,一向心思活络的尚德也不想错过这个蹭热点的好机会。

去年8月,尚德技术副总裁苏万松表示,尚德将在教学场景中构建“三师体系“,即讲师、班主任和ai老师相结合。

(苏万松)

去年年底,尚德开始研发ai督学机器人,今年3月投入使用,4月宣布自主研发的督学机器人可有效代替30%班主任的工作。

尚德速度之快,令人瞠目结舌,但尚德此举到底是真功夫还是假套路,目前众说纷纭。毕竟,尚德的研发费用明明白白摆在那里,明眼人只要看一眼就懂了。

2015年至2017年,尚德的产品研发费用分别为519万元、1393万元、3286万元,与动辄数亿元的营销费用相比,研发费用几乎是九牛一毛。

在教育场景下,ai作用不小,原先1:100的师生配比可以扩大至1:1000,甚至更高。但缺点也显而易见,缺乏有效互动的远程教育,到底能让学员掌握多少知识点,谁也不敢下结论。

在《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》中,尚德以10亿美元估值成为教育行业的佼佼者。2018年,尚德继续入选独角兽企业榜单。

上市之前,“钱景”光明;上市之后,一片惨淡。目前,尚德股价跌跌不休,离独角兽队伍越来越远。

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。一家标榜“学习是一种信仰”的教育机构,却在利益面前丢掉信仰,败光路人缘,难怪会被现实狠狠扇耳光。

倘若尚德把虚假宣传、欺骗学员的精明手段,全部用到课程研发上,事情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?